返回首页 hi, 欢迎来到机器人在线 请登录/ 免费注册 订阅邮件
有疑问,咨询在线客服

大疆“空军”逆行战疫:消杀6亿平方米,防护千座村落

时间:2020-02-13 来源:机器人在线 阅读:1165

武汉拉响疫情警报之后,一支特殊的抗疫“空军”部队悄然成形,并快速燃起燎原之势。他们手持摇杆精准摆动,指挥着无人机放哨、喊话、测温、消杀,成为上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
他们被称为“飞手”,也是热血的“逆行者”。截至目前,仅大疆农业服务平台上的“飞手”,就已经在全国执行超过 6 亿平方米(约 600 平方千米)的防疫消杀任务,服务超过千座村落。


在一场场空中消杀的战疫中,正面战场更多集中在了村镇地区。没有高楼耸立的限制,在缺少医疗资源的田间山道,他们战斗在河南宝丰、四川崇州、山东莘县、山东曲阜,战斗在湖北石首、恩施、河北武邑、湖南常德等地,筑起一道道防线。


清晨五点半,大疆防疫志愿服务队的队长王轩在微信群中发出 2 月 8 日的防疫安排,二十名队员陆续回复。晨雾弥漫时分,一天的消杀工作逐渐拉开序幕。


下午两点,深圳龙岗宝龙工业区几乎空无一人。球场边,几位身着雨衣、带着口罩和护目镜的队员正在为即将展开的消杀工作做着准备。


两台大疆测绘无人机 P4R 盘旋在园区上空,多角度实时测绘现场环境,生成园区高清地图,并将规划好的作业航线发送到飞手的遥控器中。


飞手们将测绘无人机规划好的作业行业发送到 T20 的遥控器中


随后,五台身负 15 升消毒液的植保无人机(以下简称「植保机」)徐徐升至 5 米空中,以每秒 3 米的速度开始喷洒作业,全程自主飞行。


完成大约 5 亩(约 667 平米)的消杀面积后,植保机回到起点更换电池与消毒液。再次起飞后,聪明的植保机会在上次消杀结束的地方,继续作业。


T20 专用植保无人机作业起飞


工业园区需要消杀的公共区域大约 66 万平米,和通常农业作业面积 40 到 60 万平米相比,这个并不算大。1 个半小时后,五台无人机已经完成一半以上的消杀面积。下午五点左右,消杀工作落下帷幕。


自从 2 月 6 日成立后,王轩和团队的“订单”就没断过。从厨余垃圾处理厂、垃圾焚烧厂、畜禽防疫处理厂到隔离点、学校等,累计作业面积已达百万平方米。


从大年初五开始,赵国和他的植保机志愿者团队已经连续十多天奔波在消杀第一线了。一身雨衣,一双普通雨鞋,一双家用橡胶手套,一顶大疆标配渔夫帽,没有护目镜,这就是赵国从事消杀工作的全部行头,唯一比较贵的就是那张 N95 口罩。


石首市距离武汉约 300 公里,就在武汉决定封城的当天,石首一家医院也发现了 3 例疑似病例。


大年初二,赵国在微信群里和合作社的飞手们开了一个会,他想参与到抗击疫情的战役中,免费提供无人机消杀服务。


“一方面,是个人想求个上进,为社会做点什么,另一方面,也希望宣传无人机,给合作社树立品牌。”赵国说。尽管石首市每个乡镇基本上都有 3 到 10 台植保机,但与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已突破 68% 相比,还远远不够。


此时,距离石首 400 公里的恩施,植保队的冉洲也有了相同的想法。冉洲和赵国年龄相仿,都是 36、7 岁左右,团队成员也多为 30 多岁。“植保队年轻人比较多,在这个时间有热情,想积极做一些事情,也是很重要的。”谢阗说。


“我们团队就五六个人,很快就达成一致意见。”冉洲说。不过,在赵国的微信群里,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。有人响应,有人沉默,“没人公开反对”赵国笑着说。


沉默是出于对疫情的恐惧,大家心里都明白,包括赵国和冉洲。赵国的老大已经上初中,还有一个两岁的二宝。家人很反对的理由也都差不多,作为家里的顶梁柱,怎么也要为孩子考虑。


但尽管如此,在一支拥有 48 台无人机、近 50 位飞手的大型植保队里,无偿消杀服务的志愿者阵容最终敲定:十多台 T16 投入战疫,核心成员 8 到 10 人。



如今,大疆农业植保无人机全国累计消杀作业面积已超 6 亿平方米,服务超过千座村落。一场场空中消杀的战疫中,正面战场更多集中在了农村,而不是诸如一、二线这样的大城市。



没有高楼耸立的限制,在人稀地广的田间山道,他们战斗在河南宝丰、四川崇州、山东莘县、山东曲阜,战斗在湖北石首、恩施、河北武邑、湖南常德等地。与一线战疫“逆行者”一道,他们也将战斗到底。

好的文章,需要您的鼓励

3

  • 最新文章
  • 精品案例
  • 现货产品
延伸阅读 热门要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