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hi, 欢迎来到机器人在线 请登录/ 免费注册 订阅邮件
有疑问,咨询在线客服

【KUKA】不满业绩?库卡中国区CEO王江兵卸任

时间:2019-07-01 来源:机器人在线

库卡近几年在中国市场的增速意外放缓。在“四大家族”之称的机器人行业第一梯队中,库卡与对手的差距正在扩大。据最新消息,库卡中国的首席执行官王江兵在6月底离职,下任中国区负责人可能为斯凯孚的SKF轴承王辉。对于此次离职库卡的具体情况,王江兵不愿多谈。


回顾整个2018年,库卡全球订单收入33亿欧元,同比下滑了8.5%;营收32亿欧元,同比下滑6.8%;息税前利润率3%,同比下滑1.3个百分点;税后利润1660万欧元,暴跌了81.2%。


库卡2019财年的几乎所有业绩指标均为负增长。 图源:库卡


从机器人行业2018年的发展情况来看,在全球经济环境整体增长放缓的状况下, 机器人总体呈现上涨趋势,这并不是库卡业绩大幅下滑的诱因,企业内部掣肘问题相信才是业绩下滑的问题所在。


库卡CEO意外提前离职,中国区CEO月底卸任


就在2018年岁尾,蒂尔·罗伊特提前离职,给库卡的命运带来些许不确定。媒体对此纷纷揣测提前离职原因。而2019年6月底库卡中国的首席执行官王江兵也将离职。

2018年8月,库卡中国CEO由原库卡系统中国区总经理王江兵接任,在2014年担任KUKA系统中国CEO职务之前,王江兵在制造企业有着近20年的工作经历,先后担任西门子公司部门经理、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、德国科隆测量技术(上海)有限公司总经理、德国格雷斯海姆公司中国区经理,可谓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制造业“老将”。


佩戴橙色领带出席活动的王江兵。图片来源:库卡


当初王江兵在接受库卡全球CEO蒂尔·罗伊特(Till Reuter)面试时,拿到了这样一道“如何在几年之内让库卡中国的业务翻番?”的考题。王江兵后来回忆说,自己并没有在机器人公司任职的经验,当时的回答非常“门外汉”。2018年8月,王江兵被提拔为库卡中国区CEO,管理国内约1500名员工。


众说纷纭下,究竟真相如何?


蒂尔·罗伊特提前离职时,众人都纷纷揣测其提前卸任的原因,很多人评论“要么听话或大方向上听话,不存在被资本后还能完全的独立自主,这是自然规律!只有吃瓜群众真的相信两制那种鬼话~”

“当年并购有7年之约,保持库卡独立性。当然美的不可能对库卡现状置之不理,库卡高层应当是能者上庸者下,所以换将也是必要的。”“蒂尔·罗伊特的突然离职不仅会让库卡、让美的陷入困境,也让他自己的职业道德水平受到极大拷问。”也有人说蒂尔·罗伊特就是个阴谋家,他很聪明的把库卡打造成了德国工业4.0的领军企业形象,是他一手促成美的收购库卡,并在库卡身上大赚一笔后,潇洒离开。其实危机来了,市场下行的时候,企业一系列问题的错误不在别人,在企业自身。


研发投入不力,研发方向不明,红利效果滞后?


库卡内部研发投入不力、研发方向不明一直为外界所诟病,更被视为2018年业绩下滑的真正原因。2013年库卡推出了行业顶尖人机合作轻型机器人IIWA;第一个“Cobots”,可以与人手牵手合作。之后就再也没有新产品进入市场了。

反观竞争对手,FANUC,ABB和Yaskawa在Cobots产品上已经遥遥领先,丹麦的优傲机器人在协作机器人领域也强势入围。



2018年,库卡的研发投入增加了18%,达1.52亿欧元,但研发投入滞后的红利效果何时能够体现在业绩之上,仍不得而知。而中国市场的发展变化和库卡所想的似乎也并不一致。

一位熟悉国内工业机器人情况的人士评价称,最近两三年,库卡在中国乃至全球的机器人销售量均落后于ABB、发那科等对手,在“四大家族”之称的工业机器人行业第一梯队中,库卡与领先者的差距正在扩大。在机器人“四大家族”中,只有库卡是相对“纯粹”的工业机器人公司,ABB、安川电机和发那科还分别拥有电气设备、数控机床等其他多元化业务。



今年一季度,尽管库卡的营收并未增长,但盈利能力已经获得了提高。在王江兵所管理的中国区,今年一季度的营收为0.9亿欧元,仍然下降了约9%。但好消息是,新增订单相较同期增加了一倍多。

王江兵称,这些订单已在4、5月转化为营业额,中国区上半年的营收规模将会比去年同期有很大提高,公司的表现也会高于市场平均水平。

关键字: kuka 工业机器人
阅读 3958 1 收藏